海南扶贫“拦路虎”:干部违规采购、虚报冒领挪用

  • 日期:11-11
  • 点击:(603)


点击图片进入“海南群众热线网”查看更多新闻

总结整理我省扶贫工作中几个典型的不良做法和腐败问题

密切关注“最后一公里”消除扶贫“障碍”《海南日报》记者张巧星记者姚佳

目前,扶贫工作已经到了啃硬骨头、拔村的冲刺阶段。我们必须团结一致,加紧努力,加快步伐,加快进步,共同努力战胜贫困 然而,扶贫中的消极腐败仍然普遍存在。 扶贫职能部门腐败成风,一些市县扶贫办公室主任也相继被纪检监察机关查处。 他们中的一些人“先帮助穷人,再帮助亲戚”,这样扶贫资金就可以进入他们家庭的口袋。一些“野鹅拔下羽毛”,伸出手给大众吃和拿卡片。有些人贪污挪用,把扶贫资金当成自己的“小金库”.这些问题直接损害了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侵蚀了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浪费了人民群众对党的信任,侵蚀和削弱了党的执政基础。 我们必须认真对待这一问题,消除执行扶贫政策“最后一公里”的“路障”。

如何通过监督问责防止扶贫资金流失,保证扶贫工作的清洁空气,让人民有真正的受益感,已经成为赢得扶贫战役的重要因素,也成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面临的一个考核问题。

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明确指出,“我们将认真查处扶贫领域的冒名顶替、截留私有股、铺张浪费等问题,为严明纪律战胜贫困提供保障。”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王岐山在出席贵州省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审议时,再次强调:“任何敢于伸手扶贫的人都不能客气。任何抢夺、掠夺、谎报、假装、交朋友和贪污的人都必须受到严惩。” “

今天,省纪委召开视频电话会议,专门部署我省扶贫领域的监督、纪律和问责工作。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马勇霞要求,全省纪检监察机关要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切实承担扶贫领域的监督、纪律和责任追究工作。

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们必须加强扶贫开发领域的监督、纪律和问责,消除脱贫路上的“绊脚石”和“路障”,通过严格的纪律确保扶贫资金的安全和扶贫斗争的最终胜利。 在帮助穷人的同时,我们也必须“切刀”,找出扶贫和腐败问题的关键所在。 结合近年来我省纪检监察机关查处的典型问题,总结整理了扶贫领域的以下突出腐败问题

不受管制的采购价格造成的国家损失

从2012年到2013年,岭澳县扶贫办公室没有安排人员进行市场调查,只根据省下达的资金量和计划采购量计算采购预算价格,导致三次招标采购的扶贫物资价格虚高152.6万元,给国家资金造成损失。 傅江生、傅乃文和岭澳扶贫办公室3名工作人员先后受到处罚。 其中,傅江生被判缓刑两年,并被行政撤职。傅乃文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和行政记过。所有因投标价格虚高而损失的钱都已追回。 同样,屯昌政府采购中心也因缺乏询价而出现价格虚高,导致2012年5月至2013年间扶贫物资价格虚高254.6万元。采购中心主任王学良被开除党籍并被免职。

随着国家扶贫力度的加大和扶贫资金的增加,各级扶贫部门管理和控制资金的权力越来越大,责任越来越重。 然而,像傅江生、傅乃文、王学良这样的人不仅不考虑如何使用扶贫资金,使扶贫资金真正用于穷人的需要,而且被动地处理扶贫工作。招标只是敷衍了事,不管国家扶贫资金的损失和浪费,也不管扶贫工作是否真正惠及群众。我们怎样才能赢得这场战斗?

与傅江生不同的是,澄迈扶贫办公室前主任陈汝成根本没有按照采购条例申报政府采购,而是直接指定供应商。2011年8月至2013年12月,澄迈扶贫办公室共采购扶贫物资31次,其中22次价值10万元以上的个人采购未按要求申报政府采购。 陈汝成利用职务之便,帮助他人指定供应商并支付货款,并两次从他人处获得总计22万元人民币作为感谢。 大量扶贫资金的支出完全取决于陈汝成的话,各种法律法规只在他面前名存实亡。 2016年4月,陈汝成被开除党籍并被行政开除。他涉嫌的犯罪问题和线索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劣质物资采购“损害群众利益”,扶贫领域一旦发生腐败,不仅损害国家扶贫政策和资金,而且直接损害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特别是利用扶贫资金购买假肥、劣质种苗等扶贫物资,侵蚀干部群众关系,损害党的形象,性质非常恶劣。

2005年11月至2013年11月,傅方敏任东方市扶贫开发办公室主任。东方市扶贫办公室每年购买橡胶苗。 看到盈利,傅方敏让弟弟傅芳雄经营,成立了东方盛辉农业发展有限公司 2011年6月至2013年8月,富方敏秘密运作,使得惠生公司能够承接市扶贫办大部分橡胶苗采购项目,并将一些不合格的“橡胶黑苗”作为合格产品,低价买入,高价卖出,从而获得高额利润。

扶贫办公室主任傅方敏将扶贫项目视为造福于自己和家人的“摇钱树”。他致力于策划如何从中获益。他毫不犹豫地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和招标规则。他还向穷人分发劣质的“橡胶黑苗”。他不但没有帮助穷人,反而使6347户家庭“伤害农民、坑农、害农”,严重损害了群众利益。 傅方敏和傅方雄的劣质算盘即使打得“巧妙”,也逃不出人们的眼睛 傅方敏和他的兄弟傅芳雄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持有270多万元扶贫橡胶苗资金,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2015年,东方市人民法院因他受贿判处他8年零6个月监禁。

然而,五指山市在购买扶贫化肥的过程中,由于检查不严,购买了假冒伪劣化肥。因此,五指山市政府采购中心前主任胡远林被开除党籍并被免职。前市扶贫办公室主任陈昌雄被党拘留一年,并被行政降级。前市扶贫办公室副主任林魏明和王世标受到严厉警告和行政记过处分。

冒名顶替、挪用和误用

停止扶贫“最后一公里”

曾邢星,屯昌市政府行政服务中心前执行副主任,在2011年至2013年担任县扶贫办主任期间,屯昌扶贫办非法使用中央专项扶贫资金项目管理费约32.55万元作为机构和人员费用。曾邢星还违规向供应商披露了政府采购预算参考价格,导致供应商以最接近预算参考价格的价格成功中标。 曾邢星被开除党籍并被免职

扶贫资金被群众视为扶贫的“救命钱”和“助推器”。 然而,穷人的“救命钱”却成了曾邢星手中他们单位权力的私人领地,可以自由地用于支出。

乐东黎族自治县作为一个贫困县,扶贫资金的使用也不容乐观。 从2011年到2013年,乐东扶贫办公室没有正确履行职责,没有严格验证扶贫对象的资格。结果,村干部、政府官员等非贫困对象冒领扶贫物资72万元,给国家扶贫工作造成重大损失。 同时,乐东县扶贫办公室挪用扶贫资金中的项目管理费15.26万元,用于燃料费、接待费等支出。 作为当时的县扶贫办主任,杨少山对此负有主要责任,并被开除党籍和行政撤职。

本应分配给贫困人口的扶贫资金最终被放进村干部和政府官员的口袋里。基层扶贫部门在扶贫资金的管理和分配过程中,不但没有严格控制和加强监督,反而加入了贪污行列。野鹅经过拔毛、交好朋友、交好亲戚的过程,甚至直接侵吞,从而阻止扶贫资金发放到“最后一公里”的群众手中。 看来,要消除贫困的标签,就必须坚持纪律,从基层干部作风入手,认真查处扶贫领域的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切断扶贫资金的“黑手”。

(海口,本报4月27日讯)

与新浪微博、腾讯、QQ空我的帖子栏分享

编辑:陈鸿宇